杂货铺跑单帮,结识瓜洲地下党 他三次将违禁品送至新四军二师(图)

admin 体育 2020-08-21

薛龚鸣老人整理的瓜洲地下联络点。


  薛龚鸣老人整理的瓜洲地下联络点。

  昨天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日,扬州地区作为苏中抗日的重要战场,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无数英雄的扬州儿女为了祖国解放、民族自由不惜抛头颅、洒热血,英勇奋战在抗击敌寇的战场上。在敌后,又有着无数英烈默默无闻地行走在死亡的边缘,为抗战贡献自己的力量,而他们中的很多人,直至牺牲都不为人所知。昨天下午,党鑫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父亲行走瓜洲与扬州之间为地下党运送物资的故事。

  目睹日军暴行,一心想为抗日作贡献

  今年77岁的党鑫老人告诉记者,自己的父亲名叫党庆洪,出生于1914年11月12日,自幼父母双亡,由叔父党克明抚养长大。“我父亲的叔父也就是我叔祖党克明,那时在扬州缺口街西首靠近皮市街的地方开一家五洋杂货铺,父亲12岁时就在杂货铺开始了学徒生涯,1939年,我父亲与母亲魏淑兰成婚。”党鑫说,据自己年幼时听母亲和父亲好友、也是一同跑单帮的程广盛说,父亲年轻时就是暴脾气,而且非常痛恨日本人。“程广盛说,有一次父亲在路上看见几个日本兵殴打中国人,当是挽起袖子就准备抄家伙上去打那几个日本兵,吓得程广盛和其他几个同行之人连忙将父亲拉到一边,迅速离开。”

  党鑫老人说,因为时常目睹侵华日军的暴行,加上自己的舅舅被日本人拉壮丁带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父亲越发痛恨日本人。“程广盛有一次对我说,父亲曾多次跟他提起过去参军打日本人的想法,但是由于不认识人,又担心四处打听会被人告发,所以就一直没有成行。”

  机缘巧合,跑单帮结识瓜洲地下党“1943年起,为了生活,父亲和程广盛以及我的两位姨娘魏淑芬、魏淑英结伙跑单帮,做五洋生意维持生计,主要跑瓜洲至扬州这一条线。他们在瓜洲的时候吃住都在一家小饭店里,解放后提起此事时,程广盛依稀记得那家小饭店的老板名叫孔秀英。”党鑫接着介绍说,“正是在这家小饭店里,遇见了一个改变我父亲一生的人,这个人是瓜洲久大五洋纺布店的伙计,叫高振英,我父亲他们都称呼他高先生。去年5月扬州晚报曾介绍了瓜洲老人薛龚鸣整理的瓜洲33个地下交通线,我仔细看了一下,其中就有这家久大五洋纺布店。”

  党鑫说,据程广盛的回忆,这位高先生为人话不多,对人很和善,看起来像是读过书的,所以大家也都很尊敬他。“慢慢地,我们相处熟了,这位高先生会时常向父亲他们打听扬州市面上火柴、煤油、蜡烛、棉纺以及一些药品的价格,偶尔也会掏钱请父亲他们从扬州带一些东西回来,渐渐地,高先生请父亲他们带的东西越来越多,其中也会出现部分当时日军不允许携带出城的违禁品,比如一些药物,找的理由也是各种各样。这时,父亲他们开始怀疑起了高先生的身份,在有一次带货到瓜洲后,父亲和程广盛找到高先生,表明了自己对日本人的态度,并再三表达自己希望能为抗击日本人作贡献。高先生此时也表明了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

  曾三次运违禁货物,直送到新四军二师“随着高先生需要的违禁货物越来越多,父亲他们购买和运送也越来越小心了。我听程广盛回忆。当时每次出城前,都会先由他带着钱去贿赂城门口的士兵,然后再出城。携带物资的方法也是各种各样的,比如油印机就会用草席裹起来,和一堆草席混在一起;火柴、药品等体积小的,就会埋在装炭渣的箩筐里面;煤油就会一坛一坛封起来,混装在酒坛子车上,可能十坛酒里面有两坛就是煤油。”党鑫说,“他们的运送路线也不是出了扬州直接去瓜洲,而是先往西跑,到位于夏庄的程广盛家中,然后到了天黑时再上路前往瓜洲,送到孔秀英家,交给高先生。”

  据程广盛说,在1944年至1945年间,父亲他们曾经有过三次直接将货物送去汊涧新四军二师,“他说这三次都是高先生带路一同去的,高先生先在程广盛家等着,父亲他们按照老办法将货物运至程广盛家,然后天黑后,高先生带着他们经张集、古楼到汊涧。一般到了汊涧之后就会有人来接应,把货运走,所以父亲他们也没有去过新四军二师师部。”

  党鑫回忆,程广盛曾经提到,每次运送货物之前,父亲党庆洪都会提醒其他人,如果被抓了,一定不能把高先生说出去,坚决一口咬定这些货物因为外面卖的价格高,所以才铤而走险私自贩卖。

  “据我姨娘告诉我,抗战胜利之后,国民政府对违禁物资管理更为严格,高先生托人带话给父亲说,为了安全,以后不再从扬州购买货物了,这也是父亲他们最后一次与高先生联系,此后便再也没有过往来。”

  家藏《共产党宣言》被查抄,被捕后死于狱中“我母亲一直都记得1947年4月17日,那天中午县政府以查户口为名进行了突然搜查,家中防备不及,被特务查抄出两本《共产党宣言》,母亲说,这两本书是高先生送给父亲的,其实在抗战快结束的时候,高先生有意发展父亲和程广盛加入中国共产党,其间父亲还见到过三次高先生的上级——上海地下党钱庄鼎元钱庄总经理许振东,但是后来失去了联系,父亲对没有能加入共产党十分遗憾,一直珍藏着这两本书。”党鑫说,每当母亲讲起父亲遇害时,总是泪流满面,悲痛万分。“44天后,也就是5月29日,父亲在国民政府狱中被杀害,年仅34岁。母亲说,父亲的遗体上伤痕累累,应该是经历过严刑拷打。”

  党鑫告诉记者,自己讲述父亲的故事,主要是希望能让后代们知道,在那段国难当头的日子里,不仅仅有在正面战场上抗击敌寇的英雄,还有许许多多在敌后同样为祖国、为人民默默奉献一切的英烈,比如父亲党庆洪、比如程广盛、比如高先生,我们需要向这些奋战在黑暗世界里的英雄致敬。

  记者 宫鋆煜

  作者:宫鋆煜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